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互惠互利(1/2)
仙宫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事还得从给恒聚财除鬼说起。

  那日,叶天见到恒楚第一眼就知道他是为厉鬼缠身,以至神志不清,只是略施小术,叶天就逼出了那个厉鬼。

  一问之下,叶天有点可怜起这个鬼来。

  倒不是这个鬼有什么了不得的冤屈,而是对方也没什么害人之意,只是生前诸事不顺这才投河自尽,一股怨气不散又死得不是地方这才成了一个孤魂野鬼。

  这些阴灵之属因为是怨气所化,时间一久必然理智尽失,而恒楚不过是适逢其会,恰好经过河边而已。

  本来,叶天还想把这可怜鬼送入轮回了事,谁知道突然一道血手自天而降,一下子把这小鬼抓入他的脑海中吞吃了事。

  叶天当然知道这些血书在搞鬼,虽然血书吞了这小鬼后光华更作,显然威力更胜从前。

  不过,叶天心中的一个担忧确实被证实了。

  原来,自从他知道这本血书不是什么符咒而是法宝他就开始担心被对方反噬。

  法宝噬主在修行界中可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简直是家常便饭。

  当然,这个反噬也是有轻有重,这和法宝的神通以及主人的修为有关。

  而叶天毫不怀疑他被血书反噬的唯一下场就是尸骨无存。

  只是他的修为不够,也没法祭炼这等法宝,而且也没有合适的法诀。

  万物引气诀虽然也可以勉强祭炼法宝,但是效果太差,时间太久,等他成功掌控这本血书恐怕头发都要白了。

  修道的艰难远远超过了叶天的预期,现在他才知道那些一夜成仙的传奇小说是多么荒诞无稽,现实中就算你获得什么凌厉绝伦的法宝你也用不了。

  以前的时候血书大概还不成气候,因此叶天还能勉强驾驭,现在随着吞吃的东西越来越多,已经越来越不安分了,叶天无法在坐视不理,只能想办法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用最简单和无用的办法——灵力冲击,几日以来他不断地运行灵力和血书达成联系。

  这样的办法自然是最费劲的,而且作用很小,就算你用灵力和法宝连为一体,等你灵力用尽,那麻烦就大了。

  而且这样,法宝的威能还会被大大降低,实在是最下策,不过,叶天手中没有好的祭用法宝的法门,只好先将就用了。

  反正,他只打算用这诡异非常的血书救出陈蝶,因此也不用考虑太过长远。

  只是事情再次出乎叶天的意料,血书对于他的灵力竟然毫无反应。

  这下子,叶天明白事情彻底麻烦起来。

  传言法宝到了一定程度会有自己的意识,也就是灵性,这就跟妖怪机缘巧合能变成人一样,是可遇不可求的。

  对于有灵性的法宝,无论是明月老人和燃火观都是语之不详,叶天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只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其自然。

  而最可怕的是,有灵性的法宝虽然不会随便反噬,但是比那更可怕,它会想着夺取主人的身体,要是被法宝的神识侵占了大脑那和尸毒入体也没什么不同。

  因此,几日来,叶天一直在梳理他的神识,果然发现多了一丝暴虐的情绪。

  这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他的初次走火入魔就那么可怕,差点变成行尸走肉,也明白为什么他杀人时候有种兴奋的感觉,这都是血书在搞鬼。

  一般来说,刚刚摸到修真边缘的修士和一个内力大成的武夫也差不多,就算是走火入魔也不过是身体不能动弹,吐点血而已。

  而那一次,实际上叶天却是差点意识泯灭,成为一具只知道杀戮的怪兽。

  一直以来,他还以为使用血书是没有代价的,现在看来是他天真了。

  现在的事实就是如果他不用血书那么注定无法救出陈蝶,如果他用血书越多,那么他意识被夺的可能越大,而且血书越强,这个几率还要增加不少。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选择,就像是站在沼泽边救人,你不用力可能你要救的人就活活被闷死,你要是用力自己也可能搭进去。

  只是,叶天很快就做出了选择。

  他抬起头,眼中闪过一道坚定的光芒。

  在他看来,血书根本不算威胁,因为寒窗苦读数十载的他不相信他的信念那么容易就会被击溃,否则第一次走火入魔他已经被血书夺了意识。

  一心一意救出陈蝶的他反倒是希望血书能够再强些,即使带来的副作用在大一些他也不在乎。

  而事实好像也如他所料,经过几日的潜心苦修,他终于将神识中的那些狂暴的情绪消磨干净了,一下子他觉得脑海中的血书更加地真实了。

  这种离奇的感觉很难用语言描述,但是他似乎可以肯定这血书不会再违逆他的意思。

  确定了这点后,他轻松地吐出了一口气,心中欢快地想道:“终于告一段落了,我还是尽快熟练道法吧。”

  比起修行的资质,叶天在道法方面的悟性就好多了,几乎很容易地就参悟透了这门道法的玄机。

  一个月后,房间内,叶天正默默端坐着,突然一道剑光闪过,将桌子上的茶杯一下子切为两半。

  而最古怪的是,叶天的手脚根本没有握剑,甚至整个身子都是纹丝不动。

  他喘了一口气,满面笑容地看着碎裂的茶杯说道:“终于成了。力道果然比预想中的大一点,我可以去接任务了。”

  心法的屏障已经成为他的一个心病,他无时无刻都不想解决它。

  现在道法已成,他再不犹豫。

  第二天,他脚步轻快地来到那位二师父那里。

  对方正在专心致志地画着一副栩栩如生的人物画,叶天没有打扰对方,只是带着赞叹的神情欣赏着。

  这些修士个个都不凡,那一个都是聪明绝顶之人,眼前这位老学究一样的唐姓老人,除了是一名修士外还是一位了不得的书画大师,就连那位整天笑眯眯的辛超都有一手堪称出神入化的琴技。

  这两人不过是燃火观的外门主事人,就有着如此惊人的艺业,更不用说观内那些老妖怪的存在。

  因此,叶天现在可不敢小觑任何一位修士,无论他的修为如何。

  这也是他着急破除修行瓶颈的原因,他所谋甚大,需要的能力也更大,时间又短,若不奋发图强,怎么能成事。

  许久后,老人停下了作画,然后看了一眼耐心等待的叶天,眼中的欣赏意味毫不掩饰,轻声说道:

  “老头子我活的够久了,见得人也够多。以前以为想出人头地就要雷厉风行,处处高人一头,现在才知道是大错特错,咱们这些琢磨长生长寿的唯一不能缺的就是耐心。

  你这个小辈做得不错,要是我家那个小猴子能有你一半的养气功夫,我也心满意足了。”

  听了这话,叶天倒是有点惭愧,要不是十几年的苦读硬生生地改了他的性子,他也没这么能耐得住心气。

  老人沉吟了许久,似乎是在斟酌着什么,最后才拿出一个小瓷瓶道:“看看吧,这是我老头子唯一能拿出手的了。”

  叶天拿起小瓷瓶,打开那个晶莹的小塞子,顿时一股清香在他的耳鼻环绕,久久不去,这似乎是一种檀香,但又更像是一种药材香味。

  一想到“药材香味”,他脑中猛然闪过一道灵光,惊呼出声道:“这是明心丹?”

  老人点了点头道:“叶公子倒是好见识!不像是散修啊!
为您推荐